你当前的位置 主页 > 产品案例 >
产品案例
电视人如何升级做产品经理?制片人陈蓉揭《我们在行动》的标杆养
来源:http://www.gsddu.com 编辑:利来国际网站 2019-06-22 11:31

  《我们在行动》制片人陈蓉对自己和团队的定位是,既是电视人,又是产品经理,她们做的不仅仅是一档电视节目,更是一个公益生态工程。

  从1000余万到7000余万,产品总销售额的飞跃,是东方卫视大型公益扶贫节目《我们在行动》三季以来扶贫效果和影响力持续升级的最直观写照。重庆奉节脐橙卖出3000万,西藏鲑鱼、土豆卖出了2000万回顾这一季的战果,制片人陈蓉坦言不少站的销售数字都是她始料未及的,如今谈起也充满惊喜与兴奋。

  作为制片人,领衔这档公益扶贫节目的制作,陈蓉不仅要专注于内容的创新和打磨,更看重的是节目给所拍摄的各个贫困县带来的精准扶贫实际效果。

  “这就是真正为贫困县带去我们节目的一份贡献,因为只有产业扶贫这样造血式的帮助,才能够激发贫困地区农民的内生动力,才能够用自己的劳动获得更好的生活,而不是等着别人的施舍和帮助,这是最直接的公益体现。在产业之外,我们也带来了很多个体的、家庭命运的改变,这些也让我们感受很深。”陈蓉说。

  她给自己和团队的定位是,既是电视人,又是产品经理,她们做的不仅仅是一档电视节目,更是一个公益生态工程。

  “我们不光是电视人,要做好节目、讲好故事。而且,每个人都是产品经理,我们为当地找寻什么产品,怎么做这款产品,带什么资源来配合这款产品,都是经过我们的手铺设出来的一条路。在整个公益生态链上,我们每个人都起到了不小的作用,我们都为做这样一档节目而感到很骄傲。”

  去年10月,《我们在行动》在“2018年全国脱贫攻坚奖”表彰典礼上荣获“组织创新奖”,这是上海市首次荣获该奖。事实上,去年接连推出两季的《我们在行动》就已成为以电视创新实践公益扶贫的新样本和新标杆。而第三季如何在内容创作和产业扶贫上再上一个台阶,主创团队进行了充分的考量,最终呈现出了多重创新。

  内容模式层面的最大亮点来自于“心愿委托人”。心愿委托人中既有本地籍明星,如宁静、童瑶、蒲巴甲等,也有参加了第一届到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会议的“活化石”申纪兰,这些带有浓厚家乡情结且对当地情况有更深了解的公益人士,以更大热情投入公益行动中来,扶贫过程中也将自身的成长经历结合起来,这一创新的确激发出明星和嘉宾们的更多情感,也大大提升了节目的可看性和承载的意义。

  从第一季以来,节目在嘉宾邀请上的原则就十分坚定,包括路上的行程,明星嘉宾需要留出四到五天的时间,“这个条件不能满足的话,即便再有名,我们也不要。在公益这件事情上,我们宁愿找两个踏踏实实给足时间的明星,真实体验农村生活、真实帮扶。”

  产业扶贫一直是《我们在行动》的最大特色,而第三季在延续原有的这条路径基础上,还在新的扶贫方式上展开探索。例如,第一期云南楚雄站就尝试了文化扶贫。彝绣是当地具有民族的代表性文化产业,但目前发展规模远远不够,订单量极少、市场渠道单一、工艺操作不规范。

  《我们在行动》便通过邀请少数民族绣工艺领域领先的企业给予建设绣娘工作室、刺绣定期培训等资源扶持的方式,帮助当地拓展彝绣产业,同时,节目组还带着从未离开过县城的绣娘们带到北京王府井商场、上海东方卫视春晚、《妈妈咪呀》录制现场,推广他们的绣品和民族文化。

  节目组在保留宏观视角、足迹遍布全国各个贫困县的同时,也更聚焦于对不同个体的关怀,针对不同拍摄地、处境不同的人物,节目组设置了差异化的扶贫方式,充分彰显公益节目标杆节目的社会价值。

  不到一年半的时间里,《我们在行动》已完成了三季的拍摄和播出。对于主创团队来说,在这样较快节奏的创作中,保证节目内容的高品质,持续提供新鲜的观看体验,是个不小的挑战。

  陈蓉也认为,“实实在在地帮助人是最最基础的诉求,但是节目的好看也是我们的一个重要诉求。所以,我们一定拒绝雷同,拒绝节目模式的固定化、利来国际下载,内容的同质化。”

  三季以来,《我们在行动》围绕产业扶贫主线逐步形成了清晰模式,体验、展示、宣传、订货,这些环节几乎都不可或缺,但节目组力求在每一站在内容策划上做出差异化,避免给观众带来相似感。即便是劳动体验、考察当地农产品的固定环节,体育新闻直播_今日最新最近体育新,第三季的每站拍摄和展示的内容也都各具特色。

  节目中,公益大使们在山西平顺这一站共同体验了潞党参种植过程,其中王凯和刘涛则负责农家肥的运送。首次在崎岖山路上运送农家肥,状况不断。王凯与“不听使唤”的独轮车“死磕”,无奈肥料过重,王凯个子太高且患有腰伤,弯着腰推车走一段陡峭山路十分艰难。四年卖 100 亿的真相曝光如何学三只松鼠做到类目第一

  而后,刘涛提议放弃使用独轮车,两人一起徒手将农家肥扛上山,肩扛、手提,各种方式都用上,两人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两袋农家肥运上了半山坡。这个片段播出后在社交平台、短视频平台上都获得了广泛传播。

  在陈蓉看来,不做任何设计和干涉的真人秀创作中,贫困村种种体验环节的拍摄,更有效的创新法宝在于从农作物出发、设置拍摄内容,将不同农作物体验中最精华的部分、最能够打动明星的部分,融入体验过程中,这样记录下的内容往往最为珍贵、不循规蹈矩,传递出的情感力量也最为浓厚。

  每季拍摄前,主创团队都会提前几个月的时间分两步踩点。第一步,首先着重考量当地的特色农产品是否适合拍摄,因农产品种植的季节性较强,选择的农产品需要与拍摄时间有效匹配;第二步,在确定了贫困县、农产品后,需要深度采访某几个村子特色的感人故事,人物的挑选需要与产业紧密挂钩,“这些故事的老百姓一定是贫困户,或者和当地特色产业有关的农民代表,如产业的带头人。”

  而节目组对人物和故事的典型性和情感共鸣价值要求很高,在陈蓉看来,普通人身上一定能挖掘出感动人的东西,“如果我在大本营听导演们反馈的故事觉得不感动人,那就要再多采访,把步子再放大一些,尽量挖掘出能够感动城市人的素材,让大家也能够投身到精准扶贫工程当中。”

  从操刀这档公益扶贫节目起,陈蓉就愿意将主创团队的角色定位从“电视人”升级为“产品经理”,而作为制片人,她便是“产品总经理”,不仅要把节目做得好看,把精准扶贫的信息、贫困户的故事真实地传递给电视观众,同时还要通过各方面资源的调配整合,配合产品做好包装、设计、宣传,包括物流、运输、冷链配送,以及完成与企业最终销售的配合,让大家对于产品产生购买的欲望。

  而在她看来,这个新身份带来的最大挑战就是做决策。与以往做节目不同,这里的任何决策都不只是关系创作层面,更直接关系着每个贫困县产业发展,因而都显得至关重要。

  “以往我们就算选错嘉宾了,或者在嘉宾挖掘故事上没有那么完美,带来的都是只是小小的创作上的遗憾。可是这次的决策也许关系到整个村子甚至整个县的产业、很多贫困户的命运,所以这个决策特别难做,不允许犯错。所以我自己都会非常小心地在踩点过程当中聆听各款产品的情况,最终做一个决定。”陈蓉说。

  西藏站的拍摄地和产品选择,是第三季的一个经典决策案例。实际上,在第三季确定进藏拍摄前,不少核心导演曾提出反对意见,拍摄成本高、路途遥远、高原反应的不可测等是主要因素,但陈蓉认为,西藏是中国精准扶贫的重点地区,“即便再艰难,做到第三季,还没有去过西藏拍摄,我自己内心说不过去。”

  而在对亚东、江孜、定日三个国家级贫困县进行考察后,鲑鱼和土豆都是很打动节目组的特色农产品,一时间难以抉择。经过几次电话会议后,陈蓉对这两条线都割舍不下,“无论是鲑鱼还是土豆,今年我们不帮他们宣传,也许今年就卖不出去了,老百姓生活真的太艰苦了。”她开始考虑两个贫困县、两个农产品并行拍摄的可能性。

  拍摄任务本就十分紧张、挑战重重,这无疑将带来难度加倍,在拍摄队伍配置、明星邀请、时间安排上都将增添新问题,而经过一番挣扎、拍摄计划的推演,最终陈蓉拍板,“两条线都拍!”

  如今回想西藏站拍摄,即便每个工种都遇到了更大挑战,六人出现严重高反被送回低海拔地区,但最终有惊无险,拍摄顺利完成,且效果颇佳。在陈蓉看来,虽然做决策和拍摄过程中都面对了更大压力,但一切都是值得的。

  实际上,在前两季已经树立精准扶贫的电视样本后,第三季创作之初,陈蓉和团队肩上的压力不小。“其实我们也不太清楚内容的开拓、销量的开拓,方向在哪里。但真的是有了各方人士的帮助,让我们在总结的时候,发现真的亮点还挺多的。”

  而第三季以同时段收视前三、超过7000万的销售额的成绩收官后,她也对“看电视”(ID:TVwatching)复盘了三季以来这档电视公益节目标杆的养成之道。

  “第一是我们上海广播电视台的决策,各方领导能够看到这个节目的可持续性,并且愿意扶持团队做这档节目;第二,能够做成这档节目和大环境也很有关系,国家精准扶贫战略深入人心,各方企业也好,政府也好,都愿意一起配合做这个项目;第三,更多明星主动参与到节目中来,我们邀请明星也越来越简单了。真诚、不功利,踏实、不浮躁,这些都是特别特别重要的,这些都是我们节目不可或缺的元素。”

  在脱贫攻坚的最后决战时刻,一年两季的快节奏创作之下,陈蓉和团队即将在短暂休息和经验总结后,进入第四季的创作周期。接下来,这支已经打了十余场硬仗的队伍,还要继续在内容打磨和社会资源整合上同时发力,陈蓉透露,也希望节目在扶贫模式和路径上还将有进一步的突破。

  在挑战了文化扶贫后,节目或还将开拓旅游扶贫等新方式,并在“扶贫+”展开新一轮探索,与贫困县所面临的最切实问题相结合,如留守儿童的教育问题、空巢老人的养老问题、大龄青年的婚恋问题等,都可能在节目在“扶贫+”的模式拓展下得到观照。